FUJII

众生皆苦 但二宫和也是草莓味的

『y2』我爱你

樱井翔手里攥着红色的丝绒小盒子,不断摩挲着。

他很紧张。

他从没怀疑过自己对二宫和也的爱,当然也没怀疑过二宫对自己的。

但他还是害怕。

毕竟是求婚那么重要的事。

想要一辈子和这个人在一起的心情,从始至终都未曾改变过半分。在他们相识相爱的十年时光里,不是没有吵过架,也不是没有闹过分手,最严重的一次,二宫和也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好了,走出门的那一刻,被一个拥抱狠狠拽了回来。樱井翔从背后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里,眼泪凉凉的浸润了他的皮肤。『别走』 他说。语气既像哀求更像命令,而他,只能缴械投降。

二宫和也拿这样的樱井翔一点办法都没有。一个看似面面俱到没有漏洞的人,自信,骄傲,优秀到几乎完美。当这样的他在你面前摊开最柔软的肚皮时,你知道,从此以后你都没有办法不管他了。

同时,樱井翔也拿二宫和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论是打游戏时入迷的他,还是做料理时认真的他,或者是做爱时强忍住不发声的他.......每一个都让樱井翔如此着迷。sho,sho桑,sho酱,二宫和也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像酒让人沉沦,而他在里面醉生梦死。

虽然二宫和也从不承认,但的确是他先喜欢樱井翔的。

高中时代起,二宫和也就在意樱井翔了。起初以为只是后辈对前辈的崇拜,直到那个令人脸红的梦才让他明白这份心情的真正意味。后来二宫和也看到一句话『two strangers fall in love only one know that is not an accident 』然后若有所思的一笑,也许世界上并没有命运之人,只有终成眷属和爱而不得。如果不是他先爱上樱井翔,那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二宫和也回到家,看到樱井翔正在倒红酒。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纪念日』

『诶?我忘了什么吗.....是什么....』

『求婚纪念日』

樱井翔单膝跪地,将盒子在二宫和也面前打开。一个男士的daring ring被穿上一条细长的银色链子静静躺在绒布面上。

『ninomiya kazunari,我们的关系能成为更长远的许诺吗?』

二宫和也不知所措的笑着,完全没想到樱井翔来这出。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比起感动他现在更有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说呢,他没想过结婚。就算法律没问题,他也没想过。他觉得他和樱井翔之间,不需要那一张纸去证明什么保证什么。再者,他觉得如果哪一天樱井翔想走了,也不用顾虑什么。是的,他就是这样,很清醒很决绝,把一切最坏的后果都考虑了,唯独不敢期待生活中的惊喜。

『nino,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突然,但是,请相信我一定不是心血来潮。我曾经也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些,但是,现在我想给你,想给你我所能给的一切,还要更多更多。我知道,其实你一直都很害怕,你会在梦里叫我别走,会在睡着的时候紧紧抱着我,可是以前每一次吵架,你都没有挽留过我,走的时候背影却那么决绝。我知道,你不想束缚我,哪怕以爱的名义。但是,我想给你一份安全感,不是随时就可以离开的人,不是出门就可以撇清的关系。如果结婚的话,就算你离家出走也还是我的,当然,我也是。所以,你愿意和我建立更长远的联系吗?』

二宫和也眼眶红了,眼里泪光闪闪却一直被他严防死守着迟迟没有落下。原来,他都懂。即使自己没说,他也全都知道,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知道自己没有安全感知道自己很害怕知道自己的不挽留.....耳朵鲜红欲滴,嘴硬的撅着唇说『我....我才是会....随时离开你的!』

樱井翔笑了,拿起盒子里的戒指项链绕到二宫和也背后,面对面给他带上,二宫和也能感觉到樱井翔靠近自己时的温度,带着他独有的甜甜的香水味道,一切都变得软绵绵。

『我现在给你拴上链子就跑不了了,ninomi.』

520快乐!
随便写点质量低下的小段子(捂脸跑)

ninomiya,我们的关系能够成为更长久的许诺吗?

【y2】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现实向
×一发结束
×不能保证不ooc
—————————————————————————
2007年夏天,属于二宫和也和樱井翔。

每每想起,依然能让他心动不已。

爬墙之前。
—啊,说起来二宫桑最近好像开始喜欢锻炼呢。是说有练瑜伽对吗?
—哈哈哈哈哈,没错,是时候向大家展示一下我的锻炼成果了。
二宫撩起衣服露出白生生圆滚滚的小肚子,一脸得意地说,看吧看吧,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块腹肌哦。

全场一片爆笑。
看来二宫桑的本体出现了。天音传来了恶意的吐槽。
又引起一阵笑声。

—不过我倒觉得能看出是真的又在锻炼吧,毕竟还没有递增的趋势。
樱井翔继续递梗。
—sho桑,我还是杰尼斯啊,有递增趋势就危险了。嗯,对不起了各位,我会继续努力的,终有一天你们会认可这个孩子的。
二宫和也捂着自己的小肚子默契地接梗。

这就是他和樱井翔十几年的默契。两个聪明人之间的心照不宣一拍即合。

辛苦了。
辛苦了。
辛苦了。
给staff们道别后,五个人一起到了换衣间。

—要不去吃个烧烤吧,朋友在银座新开的店。
松本润一边对着镜子解纽扣一边提议。
从镜子中反射的樱井翔扯开领带,坐在沙发上躺着,看起来有些疲惫,但还是应着“好好好”
相叶雅纪倒是一直都很有活力,情绪很高,嚷嚷着“好啊好啊,是上次提到的那个朋友吧,这么快就开了呢”。被身后横趴在长凳上的二宫吐槽说果然笨蛋的体力都很好。
松本润望向旁边没说话的大野智,说:“利达这次必须必须去哦,不许拒绝。”大野智无奈的笑笑,两手一摊,竟然意外的回答:“我可没说我不去啊。”润润满意的一笑。

—好,那我去开车吧。

走出更衣室,相叶和大野也分分换好随之而去,走时不忘催促了剩下的两只,

—sho酱和nino搞快啦!我们在车上等你们哦。

二宫和也慢慢撑起身来,背朝樱井翔,开始解西装扣子。

—sho桑,最近看起来很开心啊 。

二宫和也假装不经意的说,一个小小的暗示,或者说是在套话。

—有吗?

樱井翔没有反驳,只是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一句。

—sho桑.....

—什么?

—没事....sho桑也快一点啦,他们还在等着呢。

二宫语气一转,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催促着樱井翔。

—马上啦,nino你先等我一下。

樱井翔把领带一甩,脱掉外套换成了白色连帽衫。然后扣上一个鸭舌帽。

二宫和也看着这样的樱井翔,不觉除了神,这些年过去了,眼前这个人的少年感依然没变。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变成初识时的小豆丁,或者不羁的黄毛耳钉少年,再或者,回到那个记忆深处的夏天。属于他们的夏天。

—呐,sho酱,还在带耳钉吗?

二宫注意到了樱井翔左耳垂上的小黑点,淡淡的问到。
哦,樱井翔不自觉摸了摸那个小洞,咧开嘴笑了,在家会带,不带怕洞消失了。怎么突然注意到这个?

—突然看到就随口问了。

樱井翔搭着二宫和也的肩,两人并排着走出去。

和你这样并排走的日子,真希望是一生啊。

—真是慢死了,你们两个。干脆叫麻烦情侣算了。

润润的吐槽把副驾驶的相叶笑得直拍腿,哈哈哈哈哈麻烦情侣,这要是传出去,网上肯定很精彩了。

—笨蛋爱拔,闭嘴!

著名弟控二宫先生对于始作俑者的润润完全视而不见,只会对自己二十年来的竹马“恶言相向,绝不留情”爱拔委屈,还是老老实实闭住嘴巴,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二宫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般的听话。
大野和二宫分别坐在后座的两窗边,樱井翔被夹在中间,头仰在椅背上继续休息,大野则早已靠窗睡着,是不是传来他口齿不清的呓语,例如“上钩了”“真大条”“拿网”之类的,真是个相当单纯的人啊,即使在梦里,心心念念的也还是他的鱼。

二宫和也背靠着车椅,时不时拿余光瞟一瞟身边的樱井翔,这个人真的完全不顾形象啊,不仅仰着头,还张着嘴,鸭舌帽歪到一侧跃跃欲坠。这样子被粉丝看到,不知道是先心疼还是先脱粉。他不知道别人如何如何,反正自己是心疼的。樱井翔这个人太认真太拼命了,有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拥有这样强大的内心。

几个月前的zero,ntv派他去福岛外景,樱井翔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二宫和也当时差点被气哭,又是樱井翔又是樱井翔,就是知道他不会拒绝才找他吗。二宫在家里气的发疯,简直想打电话过去骂人了。樱井翔直播的那天,二宫和也蹲在电视前面,看到他心尖上的人在一个充满辐射的地方,穿着看起来很多漏洞的防化服,他对辐射并不了解,只是在印象里单纯的觉得防化服就应该是想生化危机里一样,全身包裹连头也不例外还有钢化眼镜的东西,但眼前的樱井翔,整张脸完全袒露在空气里,眼睛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连那件防化服,在他眼里都远远达不到要求。

关于樱井翔,他永远停留在二十代的心境。

真是的。

明明已经是三十代的人了。一遇到关于他的事,就不知冷静为何物。没办法,这是工作呀。他也很想淡淡然地说,然后静静地等待他回来,像所有门把那样笑着迎接他。所有人都是大人了呀,懂得掌握情绪,懂得接受现实。他也是,很多事情在十代甚至二十代都会耿耿于怀,到了现在也只是笑着过去。唯独樱井翔,是他所有的少年心性。

樱井翔回来那天,门把们一起给他搞了个欢迎会。被樱井笑着吐槽到,又不是参战回来,干嘛搞得那么隆重。相叶笑着说,不不不,sho酱在我们心中可是英雄哦,已经有那——么高大了。边说边站起身将手极力举到最高。大家都笑哈哈,只有二宫和也不说话,闷着喝酒。

樱井翔看出来了,故意大声说,什么嘛,nino一点也不在意我啊,看看这家伙,丧气的样子就像被甩了一样。

二宫没有抬头,这个人根本不知道,他走的这几天自己睡了多少时间,一闭眼就想到樱井翔站在风里报道的样子,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即便是如往常一样只是站在他身边。

—诶诶诶,天哪,不会吧,nino你别真被甩了吧?

门把间不问感情方面的私事,是团内约定俗成的规矩。

樱井翔发现自己坏了规矩,立马乖巧的闭嘴。

二宫和也疲倦地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容,闭嘴啦,才不是被甩!然后半开玩笑地说到,作为一名509级智龙迷城玩家,恋爱什么的已经完全不需要了!倒是我们的樱井主播,要有女朋友必须请我吃饭啊。

樱井翔看着这个有点微醺一脸无赖相的二宫和也,笑了笑,好好好,请吃饭请吃饭,不过某人的胃口恐怕也吃不了什么,真替我省钱呀。

二宫和也一愣,觉得对方这话怪怪的,但酒劲儿在那儿也没多想。

直到几个月后,消息铺天盖地,他才反应过来,哦,那时候就已经是暗示了吗。一直以来最先懂樱井翔的自己,这个时候真是迟钝得可悲了呢。

樱井翔翻了下身,侧过来,脸对着二宫和也。今天也很辛苦吧,sho酱。他侧过来,面对着樱井翔,眼里是悲伤,是无奈,是告白。喜欢一个人时,眼神是藏不住的。他想到十年前那个夏天,樱井翔看他的眼神,只不过那不是对着他二宫和也,而是御村对着山田太郎。即使明知这只是多拉马,明知一切都是假象是幻觉是技巧是.....烟火。但他还是心动了。,

真惨啊,明明是个淡薄的人,竟然对着一个不可能的人心动了10年。他不禁苦笑,而这个笑容,被收进了微微睁眼的樱井翔的眼里。合上,继续睡吧。

到了烤肉店,润润的朋友带着墨镜热情地招呼他们进门。真帅气啊。二宫看着对方的大花臂,高大的店主摸了摸肩膀,害羞的说,都是十几年前弄的了,那时候年轻,也觉得很酷。现在年纪大了被年轻人看到还觉得不好意思,不过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不想去洗了。四十多岁的店主,肌肉丰满,肤色健康,一边却说着年纪大了真是莫名喜感。不论是多少代,人们都会有自己已经老去的错觉。然而这样的自己,也是未来口里的年轻时代啊。
二宫不自觉的看了眼旁边的樱井翔,不知为何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他们坐下,润润贯彻他分食担当,一边烤各种肉,一边不断把烤好的分到各个人盘子里。

—谁要是和J结婚一定很幸福吧。

相叶雅纪往嘴里塞着刚熟的牛舌,一边“奉承”着松本厨师。松本润害羞地反驳说,才没有呢,要说的话,还是和翔君结婚最幸福吧。而且头脑又好,还可以教孩子功课呢。

—润你可千万别给我加个这么重的担子哈哈哈哈哈哈。

樱井翔边笑边吃最喜欢的扇贝。

门把间不问感情方面的私事,是团内约定俗成的规矩。

所以只有樱井翔不主动说,没人会主动去问。这是他们17年的默契和信任。如果真的确定下来,他们知道樱井翔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不管外面传成怎样的魔幻现实主义,他们自己互相信任就足够了。因为是岚啊。

五个人的岚。

二宫和也不爱吃肉,吃了点烤的菜就只顾着喝酒了。其他人也是吃吃喝喝,聊着最近的段子,说着自己工作上的新鲜事,偶尔抱怨两句太累,又将抱怨和累一起和着酒吞下肚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没人能开车,所以只能各自叫计程车回去。二宫和也喝成一摊烂泥,被樱井翔扛在肩上。
—sho酱.....nino就拜托你了哦....我....我好像也有点不行了呢....
相叶雅纪喝得第二醉,这家伙看到他竹马一直要和他干杯,也不拒绝就一直喝,还好吃的多,酒劲还没那么大,倒是还能走路的。走着交叉步上了出租车,临走都还惦记着自家竹马,怪不得二宫和也说,能遇见爱拔酱简直不该是他这样的人能有的运气。

有点嫉妒呢.....嫉妒他们的二十年。

我在想什么啊。樱井翔晃了晃脑袋,看来今天是真喝得有点高了。

扶着这个软的像只猫似的人,站在他家门口,轻轻摇一摇他的脑袋,nino,把钥匙拿出来,我门到家了哦。对方眯着眼嘟囔着说,干杯......诶....sho酱.....爱拔酱呢....大家呢.....再喝一杯....然后傻笑着抱住樱井翔的腰,用头往他胸膛上蹭着。
完全就是一只撒娇的小猫嘛。

即将34岁的二宫和也,依然同20代时一样,顶着娃娃脸,喜欢玩游戏,对生食苦手,喝醉了要撒娇。这个人,从认识他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可是要说没变化,果然,三十代之后就尽量叫自己翔桑了呢,偶尔在番组不小心说出了sho酱,也会让他突然感动一下。

越长大,越觉得孤单。

就好像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事,渐渐地,工作变得更像工作,其他人都还好,这点在二宫和也身上体现的愈发明显。应该是自己进入30代的时候开始的,二宫和也有意无意地减少了肢体交流,以前捏脸摸头挠痒痒都经干,后来每每自己准备上手都会被对方各种顾左右而言他地避开,刚开始还以为只是碰巧,次数多了,自然而然不在热脸贴人冷屁股,而且,虽然心里有个小疙瘩,这种事也实在说不出口。二宫和也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配合默契着。

看着现在在自己怀里毫不设防的nino,樱井翔突然觉得好难过。这样的拥抱,真的好久没有过了。他掏着二宫的口袋,左边,纸,右边,手机,这个人连包都没有,一身轻松,也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心酸,如此轻巧的一个人,就好像随时都可以离开。

nino,今天先去我家吧。樱井翔在他耳边轻声说。

樱井翔把二宫和也背上楼的。对方很感激的以呕吐物作为了谢礼。
樱井翔深叹口气,把二宫和也轻轻放在沙发上。自己脱掉衣服往厕所一丢。
这个小坏蛋完全醉成了一只睡着的小猪,加上本来就白,整张脸红的烧起来。像一个玩偶一样,被樱井翔摆弄着,又是脱衣服又是用热毛巾擦身体最后把自己的白衬衣给他换上。酒精味混杂着衣物清新剂的味道变得很特别,不知是不是自己也喝了酒的原因,樱井翔觉得有点眩晕,于是给二宫和也搭上一条小毯子,然后去浴室冲凉。

觉得燥热。

樱井翔打开了凉水,想给自己降降温。

好了,冷静下来了。

过着浴巾出来的樱井翔看到二宫和也已经把刚刚盖上的小毯子给踢开了,真是个小孩子。无奈的笑了笑,又去给他盖上。

—sho酱.....

嗯?

原来只是呓语。

樱井翔看着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二宫。

—sho酱......要结婚了吗?

这家伙今天是想问这个吗?

樱井翔不禁扬了下嘴角。

没有啊,不是的哦,现在还没有可以结婚的对象,不过家里已经开始催了,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呢。

回答着对方的梦话,但更像在自言自语。

他很清楚,就算自己不愿意,毕竟家里人在那里,早晚是要结婚。关于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但是......

有些事真的很奇怪,你知道没结果,你知道不可以,你知道不管怎样自己也不可能做出遵从内心的选择,但就是耿耿于怀。

就像在心里埋了一颗烂种子,明明知道不可能发芽,但就是不愿挖出来。

不想替换他,不想放弃他。明明比谁都更了解这是颗绝对不能也不可以发芽的烂种子。

樱井翔没有说话,只是走进二宫和也,在他身旁蹲下,贴到耳边说

おやすみ,kazu

轻轻的一个吻降落在绯红的脸颊。

很轻很轻,就像不存在一样。

只此一次,任性一下吧。

樱井翔微笑着,睡梦中的二宫和也笑得很甜,现实中的自己心里很苦,比吃药还苦。

—起来了吗?早餐已经好了,过来吃吧。

樱井翔在阳台上看着当天的报纸,朝阳初上,暖暖的阳光洒在玻璃桌上,于是在地上折射出一个小小的彩虹,樱井翔端着咖啡啜了一口,然后看向他

—早上好,nino

—早上好,sho桑

二宫和也伸了下懒腰,才发现自己穿着陌生的衣服。稍微有些大呀,袖子已经没过手掌了。

—昨天你吐了,所以给你换了我的衣服。

二宫和也悄悄闻了闻,是樱井翔的味道。踱步到阳台,头还有点晕,他看着认真看报的樱井翔,说出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话。

—sho酱,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嗯,你也是。

樱井翔也没抬头,依然注视着报纸轻描淡写地回答。

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这样才不会给你带来负担
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大不了一口啤酒冲掉心酸

而我爱你
是一场
完美的遗憾

               阿肆  『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
这篇文完全是冲动产物
因为幻听了朋友在唱这首歌
于是特别激动一直没想起名字
拼命问朋友但她完全不知道
想起来之后放给她结果她说她根本没听过
然后总觉得这首歌给两个先生很合适
当然 还有自己的一些个人原因

感觉自己可能没表达清楚
大概对于n先生而言s先生就是会循着一般人的生活走下去的
n先生是不知道s先生的心意
因为s先生掩饰的很好
对于s先生而言 则是太清醒了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自我麻痹

好了
就很潦草的结束了
感谢阅读ฅ( ̳• ·̫ • ̳)



百年孤独

我担上映画
开心到爆炸
想说一些心里话而已

——————————————————————————
如果只能说一个爱二宫和也的理由
那大概就是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孤独感吧
至少在我看来 是存在的
也许是共鸣 也许是心疼 也许是单纯觉得很酷
原因自然很复杂
看着他前一秒还笑的灿烂
后一秒立马露出的寂寞眼神
就让人心动不已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孤独感的
它不代表不合群 不代表不善交际
更不代表情商低
与此相反的 二宫和也先生很聪明
就算说成是狡猾吧 那也是很温柔的狡猾
一颗玲珑心 敏感纤细 体会周围人和事
找到最安全的方式立足着
不伤人不伤己 万事大吉 和平安定
喜欢他的人那么多
平时却只爱在家打打游戏 
或许 他的孤独感源自于看得太清
也就是 太聪明
作为粉丝我有时候会很害怕
想到他一路走来 从十代到三十代
看到一些人陆陆续续走了
一些人陆陆续续到来
明白爱豆之于饭而言
不会是一生 也不奢求一生
只是想想 被我们这些人那样强烈的爱着
说出过最坚定的告白和最疯狂的尖叫
其实 都是说离开就不会回头的家伙啊
还真是失落啊
光是这样想着 自己就已经无比难过了
看着这些一点一点发生的他
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孤独的他
聪明的清醒的无比认真的他
大概也只能无奈的朝前走吧
爱豆这个职业 是要承受常人之外的喧嚣
同时还有超出常人之外的孤独
看到烟花化作尘埃的终结 学会忍耐
大多数人也许会被表面的热闹所蒙蔽
但他太聪明了
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一切 不去期待永生花
所以 我不敢轻易说出诺言
不敢拼命那些强调一辈子的话
我只想说
二宫和也 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作为此时此刻的我来说
你是最喜欢的人
谢谢你出现在这个世界
谢谢你就算孤独也挺着
谢谢你是个这样温柔的人。